哇!繁體版
我爱玄幻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豆子惹的祸专栏 > 活色生枭

正文 第一三八章 权力 文 / 豆子惹的祸专栏

    第一三八章权力

    宋阳的想法很简单:军队不回南理了。

    不仅不回去,还要继续前进,向着高原内陆一路打进去,一直打到吐蕃与大燕的接壤边关,再掉转矛头……打进大燕去。宋阳要让自己手上这把南理之火,到燕国境内去烧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乍一听,简直匪夷所思,以南火的兵力,凭什么能打进燕西雄关?即便真的被他们打进去,只凭着宋阳手上这几万人,又能掀起什么风浪。燕国是中土世界最强大的帝国,军容强盛布防合理,每一城每一营都是多年经营的结果,南火孤军深入,不是找死是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南火本来也没活路了。

    从宋阳到军中诸位将官,任谁都能明白,南火现在在高原上威风八面,除去蝉夜叉、山溪蛮这些真正的‘实力派’之外,其余绝大多数普通将士完全是靠气势撑起来的。现在撤军,匆匆回国、而且还是去往南理北境,且不提朝廷的军饷、慰劳这些东西,单说一路千里迢迢,等他们到了地方,威武之师早就变成了疲惫军队,对上人数远胜且准备充分的燕军,会是个什么下场大家都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可是国家有难,在外的军队又岂能不回去救国?

    不过这又牵扯到了另一重关键:南火回去了,南理便有救了么?

    在宋阳从外面回归主队、得知‘燕人蠢蠢欲动、南理又将遭遇虎狼入侵’的时候,他脑子里就有了个模模糊糊的念头,不过宋阳对当下的乱局看得还不够清楚,以这个念头还落不到实处。

    但瓷娃娃来了就不一样了,一番交谈下来,一件一件事情全都能给他讲清楚,对宋阳来说,其中真正的关键只有一个,并非南理‘死定了’,这一重他也能看得到;而是回鹘加南理加谭归德,大家绑在一起和景泰拼命,依旧也还是拼不过。

    瓷娃娃的话讲得很明白。但她不晓得,当宋阳了解到这个关键后,之前他脑子里那个模糊念头也就迅速地清晰起来:回鹘输定了,南理没救了,南火得自己找机会了。虽然宋阳还根本不知道这个‘机会’是什么……他现在只有一退、一进两个选择。

    退的话,撤军返回南理,奋力反抗燕人入侵,可以预料的,南火会杀死许多敌人、会取得不错的战果、能延缓南理的灭亡也能帮回鹘分担些压力,但归根结底也仅仅是拖延,最终燕国胜,回鹘败南火灭南理化为焦土;

    进的话,或许一到燕境就被人家剿灭、或许连边关都没法打穿、甚至还有可能不等他们扑向大燕就先被番兵给击败了,毕竟现在就快入冬,高原上的寒冷对南方军队是个极大考验。九成九,南火会死得毫无价值,但是也保存了那么一分的希望,南火杀入燕境能寻到一个奇迹、一个直击要害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瓷娃娃和宋阳有着一样的仇人,一对娃娃亲夫妻都矢志保持,但谢孜濯只求杀能仇人便心满意足,宋阳却更绝决得多,于他而言,景泰和燕顶的大笑就是尤太医在九泉之下的嚎哭,无论如何,他一定一定不能让那对父子如愿以偿。

    可惜,从大局上,不管怎么看大燕都赢定了,宋阳能想到的唯一一点点翻盘的机会仅在于‘斩首’,且不论他成功的可能有多渺茫,至少他要去争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机会会在哪里?宋阳还不知道,能确定的仅在于:既然是‘斩首’,总得去接近敌酋吧。

    齐尚想要杀罗冠,至少也得先靠近才行,否则大宗师左一箭右一箭,齐尚死得妥妥的,虽然靠近了也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,但不上前就全无希望……一模一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一退一进,前者必死无疑但至少不会赔本;后者同样是死局,而且很可能死得全无意义,却也多出了一分争取奇迹的机会,宋阳会选哪个?以他的疯魔和任性,当然选进舍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镇西王喝了口水,脸上的惊讶渐渐褪去,又把宋阳刚刚说过的话仔细想了一遍,问道:“这么说来,你昨天就做好打算了?为何没有及时传令进军,还在犹豫什么?这可不像你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自己的打算是没错的,可是这个‘打算’不光是我一个人的,事关南火全军,我总得顾及下大伙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皱眉,不经意中铁血大帅的气度流露,对宋阳的说法不以为然:“你是统帅,大权在握,难不成你还怕南火会不和你走么,你是首领,你做决定,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宋阳摇了摇头,看样子不想解释什么,可镇西王眼中不揉沙子,不容他岔开话题,继续道:“你的那份犹豫究竟从何而来,一定要和我说清楚。南火不是你燕子坪的私兵,战事也不是你封邑中的买卖生意,你若总是这样,迟早害人害己,断送了我南理八万大好儿郎。”

    宋阳一辈子都在被人埋怨做事冲动,没想到这才刚犹豫了一次,又被老丈人给骂了,无奈苦笑了两声,如实应道:“就是因为我是统帅,才更得把事情想清楚……南火军中我大权在握,可‘权力’这个东西,不是拿来对儿郎们摆威风的。我以为的手中之权,是用来护佑儿郎们的。”

    这么上纲上线的话,宋阳自己说着都别扭,可他也真正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镇西王挑了下眉毛:“这种说法,你是从何处学来的?”

    来自前世的‘理想主义’,当然没法子去和王爷解释,宋阳随口应道:“我做平民时,就盼着各层老爷能用手中之权,为民谋事为百姓造福,如今自己有了权,自然也就这么去做了,所以才会犹豫…一进一退,都是带着儿郎们去送死,前者是赌一个机会,但输面极大,可能会让大伙死得全无价值;后者则是血洒故土、死得其所。几万条性命的‘价值’就在我手里握着,我到底能用他们换回什么?不敢不犹豫,不敢不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估计是因为‘权字非为取、而是护’的说法,镇西王好像不认识宋阳似的,上下打量了他几眼,最终笑了下:“你这种说法,和我说过就是,不要和旁人唠叨了,没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宋阳心里念叨了句‘不是你问,我和你都不说’,然后满脸认真对镇西王点头,又问:“那您看南火去攻大燕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从昨日到刚才,这一天多的时间里,宋阳一直还有些拿不定主意,直到谭归德的信笺传到。

    谭部叛军坚持不了多久,后面的战事燕国也就更得心应手,雪上加霜的坏消息,也促使了宋阳下定决心,局势变得更加恶劣,只剩下最后这一拼了。

    对宋阳疯大胆的想法,镇西王并不参与意见,只是一句:“你觉得行就试试看吧,你是元帅,你说了算。”跟着老头子岔开了话题:“另外还有一件事,要和你商量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镇西王稍稍停顿,又喝了口水,这才稳稳当当地说出正题:“南火在高原上威风横行,这一路打下来,掠到的战资应该不少吧?”

    南火抢到的东西当真是不少,吐蕃的南方本就相对富庶,南火来的时候又正好,秋天里高原上从贵族到平民都在努力存储物资,为度过寒冬做准备,没想到全都便宜了南蛮。

    宋阳闻言笑了:“您…是来要钱的?”

    “就凭宣旨这种小事,值得我亲自跑这一趟么?”镇西王放下了茶杯:“不过‘要钱’这种说法太难听了,我来找你,主要是想和你商量如何分钱。”

    朝廷穷得底掉,国库里空空如也,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凄凉,举国上下勒紧裤腰带,唯独南火在吐蕃大发横财掠劫无数。

    如今南理北方又要开战,没有钱无论如何不行,朝廷自然就想到了南火打下来的丰厚战利。

    这笔财富不是小数目,若是一股脑上缴,怕是会影响这支虎狼兵的士气;若是任由南火独吞了,朝廷又实在眼红得不行。

    其实南理有战律,其中对战利品的分配、上缴的办法都写得明明白白。可战律是死的,人是活的,对南火来说这其中大有猫腻可为,别的不说,单只‘瞒报’两字,就让朝廷只有干瞪眼的份。

    所以镇西王亲自跑来这一趟,想和宋阳实打实地商量出一个‘分钱’的办法。

    这趟差事也只能靠镇西王出马,别的大臣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,也不敢平白跑来和常春侯分钱。

    宋阳想了一下,应道:“有些战利已经被兄弟们分了或私藏,不能追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点头,‘分钱’两个字,上下嘴唇一碰说出来再简单不过,可是所有东西都是南火士兵用性命打回来的,老头子也是曾是大元帅,完全能明白道理。若非局势所迫他也不会跑这一趟,对于儿郎们已经拿到手中的东西当然不能再追讨。

    宋阳又继续道:“至于其他,全都由您带回吧,我分出一支兵马护送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吓了一跳,他知道女婿会给自己面子,可无论如何没想到女婿竟然这么给面子,宋阳口中的‘至于其他’,就是营中堆放得好像小山似的财物;就是远处那片由吐蕃俘虏代管、军兵小队时时监督的那一眼望不到头的牧群;就是大军身后行进沿途,将暂时携带不便或者实在拿不走的战利品就近封存、配以专人看守的一座座大库……被军卒私分私藏的,毕竟只是少数,真正的大头才是那个‘至于其他’。

    给钱的现任大元帅这么大方,倒是来要钱的前任大元帅有些犹豫了:“都给了我,当心你家儿郎的士气。”

    “南火还要继续往下去打,进入燕境后更得要轻装便行,那些东西不可能再带着,后面我本来就打算把它们启运回国的。”宋阳摇了摇头:“至于兄弟们,我不会亏待他们,再启程前我会封出折子,南火士兵人手一份,凭着此物,待战事结束,人人可找我拿黄金十五两。”

    宋阳要给士兵们打白条……但他有这个底气,在南火中他也有这个威信、有这重信誉,莫说军中都是和他并肩作战的将士,就算普通的南理百姓,对神奇侯爷也照样信任有加,他开出来的白条,就是真金白银。

    何况对于南火来说,那些物资、牛羊看上去再怎么诱人,也都是带不走的东西,如今换成了盖有常春侯大印的折子,将来能够再折现,是再好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另外宋阳也的确还得起,藏宝图上的大墓现在开出来的不过十之一二,大部分财富还都藏于土下,等着他去取用。

    对这种事情的处理,镇西王比着宋阳要老辣得多,思索一阵后,又提出两个补充:一是折子上加盖镇西王的印据,这便等若给宋阳作保了,就算常春侯死了,大家的钱也不会落空,大可凭着折子去向红波府要钱。

    老头子果然讲义气,和宋阳一起背了这个大包袱,说出第一个补充后,他又用力叮嘱宋阳:“你可千万别死。”

    宋阳笑:“死了也没事,死前我会交代谢门走狗,把我那份盗墓钱送到您老手上,足够您换钱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好像是松了口气,又说出第二个补充:要对南火说明,折子是在将士手中只是个凭据的象征,所有南火士兵出征前都登记造册,若不幸阵亡,宋阳应承下的十五两黄金也会送到他们的父母妻儿手中…就算没了凭据,承诺依旧有效的。”

    消息宣布下去,南火士兵非但没有反感,反而人人面露喜色,毕竟黄金简直不菲,要知道南理的捕快一年才十两工食银,十五两黄金相当十五年的收入,放到中土各处,也是一笔可观数目了,远胜过瓜分战利品所得。

    随后几天里,南火征兆劳力、物资装车,宋阳和镇西王给折子落大印,扣戳扣到胳膊抽筋,镇西王想起来另一件事,一边甩着胳膊一边问宋阳:“要不咱换个法子?战利品你都留下,然后你给我八万份十五两黄金?不用十五两,十两就成,一共八十万两金。”

    宋阳气笑了:“也成,不过现在给不了您,您先把这八万张折子带回去给小皇帝看,等打完了仗我再慢慢给您兑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笑了句:“还是算了吧。”又开始盖大印。

    等忙完这些事情,镇西王满意而归,本来他只是找宋阳商量分钱的办法,在原来的盘算里南火是要回国的,没想到南火要继续进军,王爷也载得真金白银无数物资返回,凭着这一趟的收获,南理总算暂缓危机,勉强还能再坚持一阵。

    南火则继续前进,再度开启战端,一路向着高原中部猛攻前进。

    瓷娃娃暂时留在了南火,宋阳曾动念让她虽镇西王一起回去,但话没说出口自己先推翻了这个念头,不是‘一套’的媳妇和老丈人,走到一起尴尬可想而知,还是别找别扭了。

    而南火重新发动攻势后不久,瓷娃娃就来向宋阳辞行了。

    她的行程自有谢门走狗照应,全不用宋阳担心什么,临别之际两个人单独相处,谢孜濯这些天里都在思索着宋阳的行动,现在已经有了个大概的想法,对宋阳说道:“虽然冒险,但并非不可行的。”

    宋阳明白她指得是什么: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燕国强大毋庸置疑,可毕竟是凡人国度,不是天兵神邦,景泰不是玉皇大帝,国师也不能撒豆成兵,景泰的大军终归是靠着燕人凑出来的,不可能无穷无尽。若燕军西出去猛攻回鹘,他的西疆势必空虚,如果能抓住这个空子,南火趁虚而入,不一定是送死的…看上去像是求死,其实却是死中求活。”谢孜濯的语速很慢,边想边说。

    宋阳点头:“我要是说我也是这么想的…会不会显得脸皮厚?”

    谢孜濯笑了,伸手去摸宋阳的脸,很仔细的轻抚,很敷衍的回答:“不厚,没摸出来。”跟着她又转回话题:“帛先生会先回大燕,看看能帮你做些什么,南火想烧进大燕非同小可,小狗们相关协助,最好能由他亲自主持。”

    宋阳却愣了下,皱眉反问:“怎么,你不跟着帛先生一起回去?”他本以为谢孜濯是要回燕的。

    果然,谢孜濯摇头:“我要再去一趟回鹘,放心吧,有帛夫人照顾着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燕国现在西疆陈列重兵,南火就这么一头撞过去,何异于拿着鸡蛋向石头上砸,刚才谢孜濯就已经说清楚了,宋阳想要带兵进燕,非得燕军先攻出来、去打回鹘的远征军不可。

    原来是大燕在等时机去上高原打回鹘;如今事情要变成了南火想要进入燕境,就得要请回鹘把燕军引诱出关。想办成这件事,非得与大可汗仔细商量不可。

    宋阳依旧皱着眉头:“我正在给大可汗写信商量此事,不用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瓷娃娃就摇头道:“只凭着信笺,事情说不清楚的,非得有人把道理对大可汗讲明白,要么你亲自跑一趟回鹘,要么我替你去,没有其他选择的。”

    瓷娃娃声音轻轻,笑容清清,一如平时那样安静,只是这一次不容拒绝。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